“我靠!开什么玩笑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赵官仁像蚂蚱般往后蹦了一步,惊骇欲绝的望着玉璧上的万猷,这俊朗帅气的男人就站在他身后,跟他一样瞠目结舌的——司命!

    “不不不!这不可能,这绝对是假的……”

    司命慌乱的摆手说道:“我乃楚国大将司业之子,亡族攻陷我国之后,我父亲率大军投诚永夜,我父母被准许保留记忆,一家老小具在,我怎么可能是什么万猷,这不胡扯么?”

    “你父母的记忆,不代表是你的记忆……”

    赵官仁皱眉说道:“你既然能篡改白溟的身份,别人也一样可以篡改你的,我看你父母未必是你父母,若想弄清事实真相,你还是来照一照自己吧!”

    “和尚!你见过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司命面容扭曲的说道:“我刚记事没几天,你来家找我父亲联手,后来我父亲战死在北境之王的刀下,你侥幸逃了一命,我是不是司家的人你最清楚,快说话啊你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事……”

    黑般若凝重的说道:“我的确跟你父亲攻打过北境,但我们是在北境前才见的面,我从未曾去过你家府邸,我第一次见你,那是在你成为魔王之后!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光头大和尚,我怎么可能记错……”

    司命狂躁的上前推开了白溟,直接瞪着眼看向了玉璧,可第一幕就让他傻了眼。

    他正在一座山门里练剑,身边有一位很清秀的小师妹,两人眉来眼去的很亲热,但他叫对方白溟,对方叫他万猷。

    “不!这不可能,骗子!你就是个骗子……”

    司命发疯似的轰向了玉璧,结果玉璧照单全收,一股脑吸收了他全部的攻击,甚至一点涟漪也没掀起。

    “司命!”

    玉霄宫主急忙上前劝慰道:“你先不要着急,等把事情经过看完了再说,或许事情还另有玄机呢!”

    “万猷!你好大的胆子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大喝吓了所有人一跳,只看画面上突然出现了永夜,司命则趴在尸横遍野的战场上,吐着黑血骂道:“老鬼!你……你以为,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吗,你灭我宗门,杀我至亲,此仇不报,誓不为人!”

    “哼~凭你也想报仇,我就再让你死一回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急!永夜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黑袍大和尚忽然出现在画面中,笑盈盈的走到了司命身旁,众人也全部扭头震惊的看向了黑般若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黑般若当即色变,双目一下瞪到了最大,惊骇欲绝道:“没有这事,这件事没发生过,这肯定是编造的!”

    “三途!你个狗杂种,我不会放过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画面里的司命怒声吼叫,可黑般若却一脚踩住了他的后脑勺,笑道:“此时正值用人之际,废了他未免太可惜了,干脆抹去他的记忆,让他从头开始,最多十来年他便可重新成为魔王!”

    “啪~”

    没等永夜开口黑般若便动了手,一股黑气拍入了司命的脑袋,司命浑身抽搐着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永夜居然很和蔼的问道:“三途!北境可是块难啃的硬骨头啊,你有把握拿下来吗?”

    “永夜!”

    黑般若则笑道:“你我结识已有上百年之久,你知我从不做没

    把握的事,但出征前你要调查清楚,万猷为何会恢复记忆,究竟是何人在捣鬼,切不可坏了我的大事啊!”

    “小人作祟,不值一哂……”

    永夜篾声说道:“万猷说我灭了他满门,实际上是你出的手,说明搞鬼之人是个局外人,并不清楚真相,或许只是万猷无意之中,碰上了当年的漏网之鱼!”

    “千里之堤,毁于蚁穴,这件事必须得调查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黑般若沉吟道:“保险起见!你还是把万猷一干人等的记忆,全部重新抹除一遍吧,攻打北境万不可出现差错,更不可有人拖我后腿,否则吾命休矣!”

    “交给我吧!三途大师……”

    永夜说完便飞身离开了,黑般若则拎起昏迷的司命,笑道:“万猷!我去给你找个爹,司业那老鬼就不错,我要让他好好教你,怎么做一只听话的狗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~”

    司命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,画面也就此终止了,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!绝对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黑般若很神经质的颤声道:“我的记忆不是来自别人,我知道自己是谁,我是天龙寺的三途大师,八难三途,法号取自法华经,永夜刚刚也叫我三途了,绝不会出错!”

    “和尚!你在北境战败,永夜肯定趁机对你下手了,不过你道行高深,还是保留了一小部分记忆……”

    赵官仁摇着头说道:“白溟也是一样,她的记忆又被抹了一遍,看到肚兜上的记载后,错把第二任万猷当成了师兄,继任者也真以为自己是万猷,而真正的万猷已经成为了第一任司命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就是真的

章节目录

差一步苟到最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医者无双只为原作者十阶浮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阶浮屠并收藏差一步苟到最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