严氏上了年纪,又骤逢大喜,巨大刺激之下,竟中了风。

    看她痛苦的躺在床上,嘴眼歪斜,嘴角还流着口水,安浩亭十分着急、心痛。

    然而,他自己都没有发觉,在他着急心痛之余,他还有一丝丝的庆幸。

    祖母幸好只是瘫痪,而不是直接——。

    否则,他来年的春闱就要受影响了。

    许是夫妻同心吧,安浩亭有这样的庆幸,他的妻子更是暗自窃喜:瘫了最好,不过是找几个人伺候伺候,这样既不会给她找麻烦,也不至于让自己背负“不孝”的罪名!

    就是周氏,对于严氏的中风,也没有太多的关注。

    她满心满眼都是自己的亲闺女和亲外孙,连自己都顾不上,哪里还能分出心神去关心自己的“天敌”?

    当然了,大家也不会不管严氏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顾虑,为了名声,他们也会扮好贤孙孝妇的角色。

    这不,安浩亭考中了举人,接下来要进京参加春闱,他就表示:他先去京城赶考,如果考中了,选了官,就接全家人去任上。

    如果幸运些,能够入选翰林,那么他们全家就都能去京城了。

    这个“全家”,自然也包括生活不能自理的严氏。

    周氏有些不舍,她的雪姐儿还在县城啊。

    不过,这时葛金堂也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很积极,在安浩亭考中举人的第二天,就赶回了老家,利索的休了糟糠妻,然后把安雪婷母子的名字记在了族谱上。

    随后,听安浩亭要去京城,他大方的拍着胸脯:“舅兄只管去,房子的事,你不用担心,包在我身上了!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想把生意开拓到京城,就是没有门路——”

    葛金堂许下了好处,就开始期期艾艾的提条件。

    安浩亭的妻子也是个通透的人,一听这话,便明白了。

    她矜持的笑道,“我娘家一位阿兄,正好在户部当差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只要葛金堂孝敬的银子足够多,她的家族愿意庇护一个小商贾。

    葛金堂大喜过望,他就知道,自己的这笔投资不会失败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一切都很完美,儿子有了,事业也能扩大……唯一不好的,就是安雪婷太别扭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想极力变回过去的样子,可葛金堂眼睛太毒了,总能看出她的言不由衷。

    两人,哪怕已经成了名正言顺的夫妻,却没了任何感情,甚至连那种冲动都没有。

    同床异梦、相互演戏,约莫就是他们未来生活的模式。

    但葛金堂也不在乎,他本来就不是为了一个女人,而是为了他的家族、为了他的子嗣。

    只要葛家能改换门庭,只要子孙有出息,他怎样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再说了,不就是女人嘛,他不缺!

    “好,好,那我就陪舅兄先去京城,我别的不成,跑个腿儿、打个下手什么的,还是没问题的!”葛金堂殷切的说道。

    周氏听了这话,慢慢的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她心里更是期盼着安浩亭能考中进士,并且在京城做官,这样,他们安家、葛家就都能去京城。

    而她也能随时看到女儿和外孙。

    就这样,安、葛两家

章节目录

攻略极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医者无双只为原作者萨琳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萨琳娜并收藏攻略极品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