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车子刚停下,沈疏词还特意看了眼四周,快速钻了进去,那模样,和做贼也没两样,即便与霍钦岐同坐后排,两人之间也隔了一人远的距离,倒是生分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哪儿吃饭?”沈疏词做好了请客的准备,总得提前问一下中午吃什么。

    霍钦岐面无表情回答:“去我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故意约着白天吃饭,就是担心他送自己回家,又引狼入室,结果……

    自己又主动羊送虎口了?

    “你说地点我选,你不想来我家?”霍钦岐偏头看她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沈疏词若说不想去他家,他这性子,肯定会反问原因,怎么回答都尴尬。

    她上车不久,沈家二老就打了电话过来,无非就是关心她是否和同事顺利见面,只是沈老年纪大了,说话声音难免大一些,生怕她听不到。

    “嗯,已经见面了。”沈疏词饶是自己压低了音量,可车厢内太过安静,她手机听筒那边的声音,也断断续续传到了霍钦岐耳里。

    他听力太好……所以沈老的话,他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那就行,和同事好好相处,人家是你的前辈,能学到很多东西,以后在公司也能照应一下你,记得去买单……”老爷子絮絮叨叨说了半天,才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沈疏词偏头看向霍钦岐,他正看着窗外,根本看不到的脸,更无从观察到他此时是何种表情,只是车厢里的气氛,却瞬时变得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霍家人都听到了,沈小姐出来,还是以同事做幌子。

    混了这么久,还是个“同事”?怎能不叫人扎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霍家后,沈疏词也觉得气氛尴尬,此时距离饭点,还有大半个小时,霍家屋内又无任何娱乐消遣的东西,听说霍吃吃在后院晒太阳,她便直接去了后院。

    这个月份,青梅花已开,霍家人正牵着马在林中溜达,花露重,草烟低……

    风和闻马嘶,青梅透枝香。

    沈疏词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青梅花开,白若柔雪,片片着香。

    霍吃吃正趴在某棵树下睡觉,听到动静,才朝她跑来,沈疏词弯腰捞起小奶猫,“没想到你这小家伙还记得我啊。”

    上次在她家,霍钦岐来接它回去时,愣是没搭理她,照顾它这么久,居然对她毫无留恋,前后白眼狼,后有白眼猫。

    “沈小姐。”之前沈疏词因为骑马受惊,所以见她过来,霍家人准备牵马回马厩,路过她身边,客气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“这是上次那匹马吗?”沈疏词心底清楚,上回不是自己技术问题,纯粹是因为祁则衍涂香水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对,没想到您还记得它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不能再骑一下?”沈疏词本也挺喜欢骑马,只是平时忙着上班,哪儿有空啊。

    “上回……”霍家人担心她有阴影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稍等,我们给马上鞍。”他们只是牵着马遛弯,并未给它装上马鞍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点时间,霍家人已把沈疏词要骑马的消息,通知了霍钦岐,等他到后院的时候,沈疏词正翻身上马。

    跨鞍,攥着缰绳,伸手摸了摸马身,余光瞥见霍钦岐走近,冲他一笑。

    相比之前,她此时的笑容轻松许多,称着后侧一林的青梅,倒似柔波漾水,撩得人心底微微发痒。

    “沈小姐,您注意点,骑着它慢慢走两圈就行。”霍家人难免担心以前的事会重蹈覆辙。

    “我会注意的。”经过上回的惊讶,沈疏词虽然嘴上这么说,可还是不太敢骑得太快,稍微拉扯着缰绳,正打算让马前行,霍钦岐却忽然伸手拽住了马,制止了它。

    “霍先生?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不安全。”霍钦岐说话,总是透着笃定与霸道。

    “上回是意外,我一个人应该没问……”

    沈疏词的话都没说完,没想到霍钦岐忽然抓着一侧的绳子,利索得翻身上马了,这马鞍虽不算小,可挤着两个人,那定然是很拥挤的。

    后背贴上一片灼烫的胸口,沈疏词惊得浑身僵直,就连抓着缰绳的手指都暗自用力发狠。

    他……

    到底想干嘛?

    而霍家人已经被这种硬核操作给惊呆了。

 

章节目录

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医者无双只为原作者月初姣姣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初姣姣并收藏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最新章节